欢迎来到必发bf88官网登入 今天是
   您是第   位来访者。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才工作 > 高学历人才 >

他的节日里的溢满了爱的芬芳——龙山县师德标兵施高寿老师小记

来源:州委人才办       发布日期:2018-09-27 11:45       
        2018年9月10日,第三十四个教师节。龙山县红岩溪镇中心小学丹桂初绽,校园内外弥漫着怡人的芳香。
  清晨六点五十分,校门还没有开,一个年近50、朴实敦厚的苗族汉子,急匆匆地走到学校门口。可惜他由于轻微感冒,闻不到花开的芬芳。
  ——他,就是几乎每天到校最早的403班班主任兼学校图书管理员施高寿老师。
  一个军礼——他用深沉的爱走进孩子心灵
  校门口已经站着一个人。
  施老师有些纳闷:今天哪位同事来得比我还早呢?
  他扶了扶厚如瓶底的眼镜——只见那人一身军装,右手拎着一只有些份量的礼品袋——今天是教师节,肯定是来探望老师的。
  那位军人也转头认真地看了看施老师。
  然后,他将手上的礼品袋放在石凳上,并腿挺身,举起右手,“啪”地给施老师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施老师有些意外:“你……这是……”
  “施老师,节日快乐!”那军人忙上前双手握住施老师的右手,“我是您的学生向鑫呀!您不记得我了吗?”
  向鑫?施老师在头脑里搜索了一下——哦,原来是他!向鑫是施老师十一年前的一位六年级学生。那时他是一个留守孩子,肩膀上纹着一个龙头,整天逃课,不是在网吧就是在打架,别班老师都拿他没办法,称他为全校最让人头疼的学生。最后转到施老师班上。施老师没有将他当“坏”学生看待,多次家访他年迈留守在家的祖父,并通过电话与向鑫远在广东打工的父亲联系,了解到这个孩子叛逆是因为父母离异而感受不到亲人的关怀,孤独、自卑。于是,他抓住向鑫讲义气的特点,像父亲一样在学习上、生活上、心灵上给向鑫特别的关爱,走进孩子的心里去开导他、鼓励他。一学期下来,向鑫改变了,成为了班上的劳动委员,最后,他以全班第七名的毕业成绩,升上了初中。后来听说他洗了纹身到广西当兵去了,没想到今天他会来探望他的小学老师。
  “怎么会不记得呢?只是你变高大了,老师有些不敢相认。”施老师笑着说,“现在复原了吧?”
  “我现在是三级士官,还有两年才回地方工作。这次是回来探亲的。”向鑫将放在石凳上的礼品袋拎回来送到施老师手里,“施老师,我知道您眼神不好。这是两盒广西特产‘六堡黑茶’,有养肝明目效果,我专门从广西带回来,送给您作教师节礼物——施老师,感谢您当年对我的关怀,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节日快乐!”
  “你来探望老师我很高兴!但这礼物你拿回去,老师不能接受学生的礼物!”施老师忙推辞,“你的军礼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向鑫将茶叶塞到施老师怀里,转头就跑,边跑边回头喊道:“施老师,班上的‘八大金刚’都回来看您了,晚上在‘必升’酒店摆一桌恭候您和师母大驾光临!晚上五点,不见不散!”
  看着向鑫远去的身影,施老师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从昨天到今晨,或电话或信息,或礼品或宴请,这已经是他收到第十九份祝福了。
  施老师心中叹息:作为老师,我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呀!选择教师就选择了积德造福的工作。打心底去关爱他们,是一个老师必需的职责与境界呀!
  或许,从教二十四年长期坚持用深沉的爱走进学生心里,他们把自己当成了生命的贵人。
  一封家书——他用真诚的爱经营家庭幸福
  上午八点,离搭档的第一节课还有半个小时,孩子们都到齐了,施老师抓紧时间给他们“加餐”——指导学生课外阅读——这可是个学会阅读就会赢得人生的时代!
  这时,传达室的向大姐来到教室门口,给他送来一封信。
  这是他正在期待的节日问候——刚考上大学的二儿子施大钰上学后的第一封家书。
  施老师忙打开信,看看上面的字——有些看不清。
  “都什么时代了?还写信!没给您买手机吗?字还这么小,考你老爹眼神是不是?”施老师嘴里嘟囔着,心里却很欣喜。
  他走出教室,来到光线充足的地方,取下眼镜,用绒布仔细地擦了又擦,戴上,然后眯缝着双眼认真地读起信来。
  “我最敬爱的父亲大人施高寿老师……”
  刚读完称呼,施老师嘴里边笑边骂起来:“十几年书白读了,这是什么称呼?不伦不类!”
  施老师捋了捋被晨风吹皱的信纸,接着读下去。
  “首先,您家二少爷祝您老人家节日快乐!
  我像大哥一样,考上了大学,您心中是否有点欣喜和成就感?
  由于您老人家的成功培养,我自理能力突出,在大学过得一切如愿。家庭和睦造就开朗真诚的性格,让我初来乍到就交到了很多朋友。以后我会将自己管理得更好,一定按您的要求认真学习,全方位提升能力和素质,勿念。
  在我的记忆里,您从来没有打骂过大哥和我,从来没有和妈妈红过脸。好吃好穿好用的,全让给我们母子三个;脏活苦活累活,都是您一个人干。夏天,电扇对着我们吹;冬天,冷水不让我们沾。一家人在您的照顾下,幸福温暖。您是天下最伟大的父亲!
  您老人家也不年轻了,大哥和我不在家,希望您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像过去一样劳累。再过几年,大哥和我都毕业了,我们一定会像您照顾我们一样照顾您和妈妈。千万不要让身体垮掉,儿子们不想经历‘子欲养,亲不待’的悲剧!
  写这封信,是因为我想对你说一件电话里不好表达的事。我要告诉您老人家,我没有如您老人家的愿望报考师范院校,并不是我瞧不起老师,而是我怕我无法像您那样对学生爱护上心。其实,您那些我认识的的学生,都说您是他们遇到过的最好的老师。这一点,我虽然没有告诉您,但我心里感到无比的骄傲!我更想告诉他们,您不仅是一位好老师,更是一位好丈夫、好女婿、好父亲!
  您一生善良,愿苍天保佑您像您的名字一样:高寿!”
  “幺儿真的长大了!”施老师看完信,摘下眼睛,迎风向远方眺望,不让眼泪流下来,“能体验到他老子的心思,就会把这种家风传承下去!儿子们也会一生平安幸福的。”
  他将信小心翼翼地整理好,塞进贴心一侧的内衣口袋里。
  一件毛衣——他用厚重的爱呵护亲眷安康
  吃过午饭,施老师从学区办公室领取全县“师德标兵”和“三等功”荣誉证书回来,在教室里指导学生制作新学期的第一期黑板报——教师节专刊。
  这时,教室门口出现一个熟悉的孩子身影——是在学校读六年级的内侄子叶明杰——他腋下夹着一件棕色的毛衣。
  施老师的岳父母只有一对儿女,大女儿叶春花就是施老师的爱人。妻弟叶俊育有两子一女,本来生活很幸福,但2014年因一场车祸英年辞世。八十多岁的岳父母,因悲痛过度,一夜之间就双双变得视力严重退化,腿脚失力,生活都无法自理。妻弟媳本来身体就差,丧夫的悲痛让她变得精神有些恍惚,无法再照料老人和子女。
  施老师夫妇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了妻弟照老人孩子的责任。他们将妻弟遗留下的六口人接到家里,悉心照料,开导劝解,营养补济,半年下来,大人和孩子们从心理上到身体上都有了一定康复。
  岳父母生活能基本自理后,提出因施老师家房子面积小,他们要回去住。确认老人的能力后,施老师将他们送回家,每月给他们送去吃穿住用的生活必需品,每个周末带上三个孩子去给老人们洗衣物、大扫除。妻弟媳精神好转后,他们同意她提出的外出打工、散心解郁要求,送她去广东打工,希望她能离开伤心地一段时间,身心得到彻底的康复。三个子女留在了施老师的身边,施老师对他们视如亲出,关心爱护,悉心培养。现在都在读书,老大叶明星八年级,老二叶明杰六年级,老三叶子扬学前班。三个孩子也对施老师夫妻非常依恋,丝毫看不出幼年丧父的心理阴影。
  施老师走出教室,摸了摸老二叶明杰的头问:“二佬,找姑爷有事吗?”
  “给,这是奶奶花了半年时间给你织的毛衣。”叶明杰将夹在腋下的毛衣送到施老师手上,“她说这是给您的教师节礼物。”
  “她老人家手脚不方便,还……”施老师用手提索着纺织细密的毛衣,声音有些哽咽。
  但他马上意识到有小孩子在身边,清了清嗓子说:“对奶奶说这礼物太好了,姑爷很高兴,也很感谢她。你回教室学习吧!”
  孩子开心的地应答了一声,蹦跳着离开了。
  施老师回到办公室,脱下外套,将毛衣穿上身试了试大小。
  毛衣显得略有些小。
  “年级大了,运动少,又长胖了点。”施老师自言自语,“幺儿说得对,要保重身体。上有老,下有小,身上的责任还重大着嘞!”
  下午五点,放学很久了,校园里很安静。
  可施老师还没有从学校出来。
  校门外的准备请施老师参加教师节晚宴的八个以前的学生脸上有些焦急。
  “电话已关机!家里也不在!”向鑫一挥手说,“一定和以前一样还在学校!走,我们进去找找!”
  办公室、教室、图书室……
  他们找到施老师的时候,施老师正在一边哼着歌,一边用钢丝球擦刮学校的卫生死角——一楼男厕所小便池瓷砖上的污渍。
  看到几个年轻人,施老师阻塞了一天的鼻子突然感觉畅通了。他闻到了一阵阵芳香,但似乎不是桂花香,而是从心里溢出令人心旷神怡的爱的芬芳。
  施老师笑了笑说:“这是我们班的清洁区。孩子们弄不干净,我再加加工。教师节嘛,学校也得有新气象。”
  “早上不是说好一起吃夜饭的嘛!”向鑫说,“这事明天我们帮师弟们干!我们现在吃饭去!”
  “我可没答应要吃你们的饭哟!”施老师扶了扶眼镜说,“看到你们有出息,施老师比你们请吃饭还开心!”
  “那不行!您若不去,我们将一桌子菜拉到您家里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