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必发bf88官网登入 今天是
   您是第   位来访者。
  当前位置: 首页 > 基层党建 > 经验交流 >

运用辩证思维方法推动“互助五兴”在农村基层开花结果—— 凤凰县全面推进“互助五兴”农村基层治理模式初探

来源:凤凰县委组织部        发布日期:2019-03-15 10:43       
        “互助五兴”是强化党对农村基层治理工作的核心领导,创新加快实施乡村振兴的有效抓手,小团队协作模式既符合现代管理学原理,又体现出鲜明的辩证性思维。去年以来,凤凰县全面推行了“互助五兴”农村基层治理模式,从推行实践上看,应运用辩证的思维和方法,注重处理好个体与整体、特殊与普遍、内部与外部等辩证关系,加快推动“互助五兴”在农村基层开花结果。
        一、既注重个体自愿,又注重组织整体统筹
        “互助五兴”模式继承了集体公社时期生产互助小组的优良传统,并扩大延伸到农村基层治理的方方面面,是行之有效并可不断升华提质的农村工作总抓手,统筹推进脱贫小康、扫黑除恶、美丽乡村、综治维稳、新文明实践等中心重点工作。要加快实现其落地生根、开花结果,首要必须在互助小组的组建上下准功夫、下细功夫。如果我们完全尊重群众个体自愿的自由组合,而抛弃整个农村党组织的统筹推进、综合调度,就容易出现“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老弱病残户、缺劳力户无人互助,难以实现共同进步、共同富裕的目标。一要在双向选择、自愿组合的基础上适度“安排”。在组建互助小组的时候,既要充分尊重党员群众的意愿,又要做到“不落一户、整村推进”;既要考虑小组开展工作的利好趋向,又要考虑到组合的方向性,作适度地引导安排。二要在村级规划的基础上实现多样性、独特性。村级党组织在推动时,要充分考虑到乡村振兴的全面性,又要结合本村中长期规划和党员队伍等村情实际,既要突出多样性,做到“应有尽有”,又做到重点突出,做到“特色鲜明”。如廖家桥镇拉毫村,拥有南方长城、营盘石板寨、福民高端民宿等旅游资源,是个典型的以旅游为主要特色产业的村寨,在村党组织的统筹安排下,全村建有30个互助小组,其中以旅游服务等为主的互助小助就有18个,占比达到60%。三要突出建好用好产业党小组。产业兴是实现“互助五兴”目标的关键之举。要特别把在生产上有同一种养类型和愿望的党员群众组建成若干个产业互助小组,既有党员,又有群众,既有单个产业互助小组运作,同类型产业互助小组又共同推进本村特色产业,发挥由党员组建的产业党小组的核心领导、攻坚克难、强力推进、有效协调等关键作用,使其成为产业发展上的“钢筋混凝土”。如筸子坪镇拉务村雪茶产业党小组,党员与群众共同组建了5个雪茶产业互助小组,其中产业党小组有效推进,实现拉务村特色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蝴蝶”效应。
        二、既注重小组个性化发挥,又注重整体聚合功能
        在“互助五兴”模式中,互助小组内党员群众不是简单地“1+1”般量的堆加,对于党员群众个体应该是起到互助互补、“1+1〉2”的质变作用;互助小组之间也不是简单地量的整合堆砌,对于乡村整体追求实现的是整体聚合、“众星拱月”的质变效果,从而全方位提升乡村品质,实现乡村振兴的目标。如一味突出发展小组特长功能,强调个性化发挥,无异于离开中国史谈少数民族史,离开水质谈论鱼质一样,容易造成其功能单一化,既不利于小组的全方面发展,也不利于小组自身日常工作的开展,起到的只可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缘木求鱼”的“初心不见”。因此,在作用发挥上,必须既注重小组个性化发挥,又注重其整体聚合功能,统一在村支两委统领下的村级事务治理之中。新场乡大坡村,全村葡萄种植规模达到1008亩,仅葡萄一项为全村增民1600多万元,是全州境内有名的“葡萄村”。全村建立了科技服务、葡萄种植、文明风尚等12种类型的共37个互助小组,在葡萄种植类型上仅有5个。支部书记杨清华介绍,因为全村种高山刺葡萄已有一定规模,所以与葡萄种植相关的互助小组并不多,同时又设有农家乐互助小组、信息咨询互助小组、葡萄酒厂互助小组、旅游服务互助小组等,这些小组与葡萄种植互助小组都始终围绕 “葡萄村”种植葡萄这个主业,互助小组之间互相补充、助推发展,全面提升村级特色产业应对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比如农家乐不仅仅是吃饭的地方,还是吸引游客来大坡村采摘葡萄、购买葡萄酒的一个招牌。又如廖家桥镇拉毫村69岁的党员杨云莲,是滕新、滕建波等5人旅游服务互助小组的负责人,在营盘石板寨景区经营牛角梳等旅游产品,他们既为游客提供商品服务,防止个别人哄抬物价、欺宰游客,但同时他们主动承担起协助景区管理服务,旅游纠纷调解、景区卫生、文物保护等景区其他事务,体现出互助小组成员之间“深水养大鱼”的良好大局意识。
        三、既注重小组党员中心领导,又注重党外能人积极引领
        “互助五兴”模式强调党员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机制,突出的是加强党对互助小组的领导,突出的是农村各工作党员的先锋示范,始终把党的绝对领导体现各项工作中,始终把群众像“石榴籽”一样紧紧聚焦环抱在党的周围。党员自身的先进性和品行的高低,决定了其在互助小组中的实际影响力。客观事实上,当下农村党员队伍年龄老化、能力弱化、水平低下是不可否认的现实,“七个党员八颗牙”,“369部队”等俗语是对农村党员群众现状的真实描述,虽然近几年正在逐步改善,但其改善程度不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更有部分党员处于贫困待救助的状态。如果一味地突出党员在互助小组中的核心位置,不考虑到党员的优劣好坏,党员在互助小组中的威信和地位就会落到“强扭的瓜不会甜”“强求的姻缘不圆”的境地。在党内外关系上,坚持党员表现突出的,就由党员作为互助小组小组长;党员相对弱的,就由村里的贤达能人担任互助小组小组长,真正实现“助有所成、共同进步”,并有意地将村中贤达能人培养成党员,为党组织增加新鲜血液。如新场镇大坡村村规民约监督小组安排有党员秦文忠,但其身患心血管病,行走不大方便,语言表达不够流畅,小组负责人就安排村中工程类能人、党外人士徐训彪担任,因为徐训彪在村里为人和善、又敢讲原则,在群众中威信高、影响带动能力较强、叫得动人、安排得好事,这个小组在大坡村村规民约的落实执行上发挥了很大的积极作用,徐训彪也在去年参加了党委组织的入党积极分子培训,成为了今年支部的发展对象。该互助小组正与其他小组一起,正推动着大坡村朝着民主文明和谐、尚美求真互助的美丽幸福富裕新大坡快步迈进。